>>  設為首頁   本站導航   關于我們   繁體中文

注冊 | 登錄

今日推薦 >>    

  1. 您的位置:中俄資訊網  >  華人華商  >  正文

    字體大小:    

  • 被夸大的爭議和“威脅”——從中國水廠“夢斷貝加爾湖”說起
  • 2019-10-18 12:21:22    字數:4574    中俄資訊網www.glkdpl.live    摘自《環球時報》
  •     中俄資訊網注:本文摘自環球時報 記者劉天亮 倪浩 曲頌 柳直。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者的話:從位于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到南太平洋上的島國新西蘭,有關中資企業在當地投資建設瓶裝水廠的消息不時傳出。這是很正常的商業行為,甚至因此出現一些爭議也在所難免,畢竟水是公認的一種寶貴的資源。但某些外媒趁機渲染所謂中企掠奪當地資源、遭到針對性抗議,則讓人頗感意外了。實情究竟如何?真的到了“中國威脅”的程度嗎?并非如此。《環球時報》記者采訪發現,中企遠赴海外找水,與國內龐大的消費需求有很大關系,相關爭議的產生則有頗多原因,而中企也確實應該從一些事件中總結經驗、吸取教訓。

        從中國水廠“夢斷貝加爾湖”說起

        今年春天,俄羅斯爆發口號為“拯救貝加爾湖”的抗議活動,矛頭指向有中國投資的“AquaSib”瓶裝飲用水廠。不僅是水廠所在地伊爾庫茨克州,在莫斯科也有許多名人加入。3月7日,俄國家杜馬生態與環境保護委員會主席布爾瑪托夫在請愿網站上公開回應稱,“該工廠的建設可能違反現行法律”,他呼吁俄聯邦總檢察長尤里·柴卡授權杜馬復驗相關程序的合法性。

        這一事件甚至驚動俄總理梅德韋杰夫,他親自下令啟動復驗,表示涉及貝加爾湖的工業項目“應適用最嚴格的環境評估標準”。最終,這家已經動工3個月、預期投資達15億盧布、能解決當地150人就業的工廠,被地方法院叫停。

        這不是中國投資瓶裝水廠第一次“夢斷”貝加爾湖。近年來,伊爾庫茨克州居民曾舉行過數次類似抗議,也有其他中資瓶裝水加工廠被關停的事例。據貝加爾地區發展基金會主席薩納科耶夫介紹,在貝加爾湖沿岸,一共有約80家生產飲用水的企業。在這種背景下,為什么中國企業一來就反對聲四起,確實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據了解,到貝加爾湖投資開采飲用水的中企以民企為主,它們往往對當地投資環境調研不足,能夠找到的合作方也不夠可靠。還有部分企業確實存在違法行為。另一方面,遺憾的是,該地區醞釀著反對中國人的情緒。這里面既有以往中國商人在砍伐森林、修建民宿等方面行為不端,給當地人留下不良印象的歷史因素,也有當地利益集團破壞俄中合作、挑動民眾情緒的現實原因。如果中國人的投資項目不合規定,那么為什么能獲得動工許可?其中可能涉及當地政府的腐敗。如果項目符合規定,那么說停就停的行為則是失信行為。

        當我們將目光從俄遠東移至遙遠的大洋洲,看到了相似的情形。在新西蘭,一些中資瓶裝水企業在當地采水,引發不滿和抵制,有外媒趁機炒作。其實,這種事情有多個側面,當地民眾發起抵制并非針對中資。

        這里被媒體普遍關注的兩家中國瓶裝水企業,分別是農夫山泉在新西蘭的一家全資子公司Creswell以及隸屬凌云海糖業集團的云海灣。它們的共同特點是通過收購本地公司進入新西蘭水市場。它們并非一開始就不受歡迎,而是在擴大產能的過程中引發了爭議。

        據當地媒體報道,Creswell公司一開始得到新西蘭貿易發展局的推介和幫助。2017年8月,Creswell向新西蘭豐盛灣地區議會提交申請,希望將地下水提取額度從200萬升/年增加到5.8億升/年,為此公司打算在北島瓦卡塔尼附近的奧塔克里購買和租賃6.2公頃土地。根據新西蘭法律,擴大生產經營不需要公示,因此海外投資辦公室建議批準該交易,土地信息部和財政部也宣布批準,條件是未來4年提供60個全職工作崗位,并獲得資源許可。

        當時新西蘭南北兩島分布著73家瓶裝水廠,每年提取230億升純凈水。Creswell公司每天可以取水70萬升,只需付出每年2萬新西蘭元左右的監管費用。在這種背景下,一家來自海外的瓶裝水公司試圖把產能擴大290倍,一下子觸動了新西蘭人的敏感神經。

        當地人關注的不僅僅是水權分配,還有環保問題。據報道,云海灣公司引發民眾抗議,除了擴大產能,也因他們以不合法的方式排放洗滌水和塑料珠子等污染物,被政府開了罰單。當然,這屬于個案,環保人士主要擔心這些工廠取水時給河流和地下水體帶來污染。

        國內需求激增,海外爭議復雜

        拋開爭議不說,中企為何千里迢迢到海外找水?首先,中國國內確實有強勁的消費需求。根據長期追蹤飲料產業的“飲料營銷公司”今年的一份報告,2018年中國消費約280億加侖瓶裝水,相當于全球瓶裝水供應量的1/4以上,排在第二位的美國消費量為中國的一半。不過,若按人均計算,中國瓶裝水消費量僅為20加侖,而美國為42加侖,墨西哥更是高達72加侖。

        根據國際瓶裝水協會(IBWA)的數據,中國瓶裝水的消費量從1997年的280萬噸躍升至2013年的3950萬噸,年復合增長率(CAGR)高達18.1%,而全球平均水平為7.8%。歐睿國際統計稱,2018年中國瓶裝水行業規模同比增長9.5%,近5年CAGR為11.5%。

        一面是需求空間大,消費增速快,另一面是中國的水資源有限。中國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1/5,但擁有的淡水資源僅占全球的7%,而且中國有約1/4的淡水資源受到污染。目前全球10家最大的瓶裝水公司,中國占了4家,大部分中國公司依然在利用國內的水資源,也有不少企業已將目光投向海外。當然,除了資源問題,作為企業,它們也看重瓶裝水海外屬性的價值,即出售“概念”,打造品牌高端水,優化產業鏈布局。

        北京公眾健康飲用水研究所所長李復興,曾去過全球多個國家考察中國飲用水企業在當地開發的情況,包括新西蘭、澳大利亞、荷蘭、俄羅斯以及一些南太島國。他發現,西伯利亞的水最大的特點是純凈,而且水體大。捷克的水富含硫酸鎂,日本的水也很有特色。但最受中企青睞的國家之一是新西蘭。

    左圖為李復興教授(中)在貝加爾湖旁的瓶裝水廠考察

        這并非偶然。因中新自由貿易區關稅互免,通過海運,新西蘭的水運到中國價格很低。與此同時,有段時間,新政府很鼓勵海外投資者購買土地并利用當地水資源。新西蘭關于水權分配的法規十分獨特,自然流動的淡水被視為公共品,無人擁有所有權。家庭用水僅需支付維護輸水管道的費用;農業、園藝等商業用水只需向地區議會申請資源許可,繳納象征性的費用。在這種規定下,把水出口到其他國家,只需要付出少量監管費用。

        但由于牽涉多方面的利益博弈,加上政府態度變化,一些項目招來抵制。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中資企業的“身份”會加重水權分配問題的敏感度,當地人并非只沖著中企而來。兩年前,一家并非中資主導的礦泉水公司向懷卡托地區議會提交資源申請,希望獲得懷霍河的取水權。該公司計劃每天提取690萬升純凈泉水,其申請配額超過當地所有水廠之和。該計劃最終夭折。這還不是它第一次增產失敗。2016年,該公司曾嘗試在另一個地區獲得提取和出口14億升純凈水的資源許可,也因當地民眾反對而胎死腹中。

        中資瓶裝水企業在新西蘭遭遇的困境,與其說是當地人抵制中資或外資,不如說是新西蘭對大型商業用水如何支付費用缺乏共識。新西蘭每年可用水資源達500萬億升,瓶裝水提取的水量不到萬分之一。用水權法律問題放大了相關爭議。新西蘭前總理比爾·英格利希曾說過,淡水收費問題很復雜,可能影響到新西蘭的基本國策。而且,原住民權益也牽扯其中,毛利人部落主張他們擁有對水的傳統權利。

        面對非議與挫折,該怎么辦?

        “中企去國外開發飲用水遭遇當地居民的一些抵觸情緒并非什么特別的事,水資源短缺是一個世界性話題。”李復興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說,他曾去俄羅斯西伯利亞考察,“當地老百姓確實有一些不同聲音,那邊社會各階層比較保守,面對市場經濟的發展思想比較僵化。但這種不同聲音不只是在國外存在,國內也有。娃哈哈去甘肅天水建廠,就遭遇當地民眾拉橫幅要其離開。”

        李復興認為,此類憂慮和擔心實際上沒有太大必要。通常,中企并非大規模開發普通飲用水,絕大多數是開發針對高端市場的特色飲用水,采水量和開發標準都會嚴格遵守當地政府的規定。“自然界中的水是循環、流動的,企業開采的水會在循環中得到補充,所以從自然規律上講,一些擔心沒有必要。水如果白白流走而不加以利用,其實也是一種浪費。”

        在當地政府或當地企業層面,外企的到來通常是受到歡迎的。李復興對此也有感受。“我去新西蘭考察時,已有兩家企業在投產中,它們沒有遇到什么問題,我專門了解了一下當地民眾的意見,他們并沒有反對。”李復興說,中企具有豐富的開發經驗和強大的資金實力,背靠中國廣闊的用水市場,中企的海外開發首先為當地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收益。

        “我去西伯利亞考察,他們也是非常歡迎中國企業前去投資建設的,因為他們確實缺乏資金,缺乏技術,也缺乏市場,他們所擁有的就是單純的一個水源地。”李復興說,中國飲用水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勢必要走出海外,國外也需要中國人前去投資。

        實際上,在俄羅斯,也有不少人認為涉及瓶裝水廠的風波“被政治化”了。貝加爾湖沿岸民眾中有人渴望投資和發展,反對地方政府出爾反爾的做法。對此,薩納科耶夫提出幾點建議:貝加爾湖飲用水的定位應當是高檔、有獨特性的產品,而不是廉價、以量取勝的大眾產品;該領域更適合兩國有實力兼顧環保、公關、社會責任的大企業合作;一些政客有一個牟利套路——先制造困難,再進行勒索,然后許諾“開后門”,中國商人應堅定地拒絕腐敗。

        李復興也認為,中企一定要針對細分市場開發,切記不要大規模開采普通飲用水如純凈水等。在他看來,中企海外開發飲用水仍處于起始階段,存在一定的混亂情況,“這會引發一些政治色彩的抗議,等于你去人家那里開礦,最后把人家的礦產資源全部拿走了”。

        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國情。有業內人士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在新西蘭這樣的國家,應特別注意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平衡,一個利用當地資源的項目能不能扎根,從中央到地方政府乃至本地社區、團體,都能施加影響。只有追求多贏,才能行穩致遠。

        中俄資訊網www.glkdpl.live  點擊瀏覽今日全部新聞 >>

  • >> 點擊進入新聞中心 體驗更多精彩 >>
  1. —— 瀏 覽 今 日 更 多 新 聞 ————

版權與免責聲明:歡迎轉載中俄資訊網內容,本站內容都是在投入巨大采編成本,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后形成的智力成果,其著作權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等法律法規的保護。1、凡本網注明來源為“中俄資訊網”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與圖片,未經本網授權欲轉載的,請注明出處:中俄資訊網www.glkdpl.live;2、凡注明“來源:xxx(非本站)”的作品,均采編自其它媒體或經推薦后使用,本網轉載或采編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此類稿件并不代表本網觀點;3、本站充分尊重并保護知識產權,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果您認為我們轉載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請您在一個月內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謝謝支持配合!
Copyright·2009–2020 (中俄資訊網 www.glkdpl.live 版權所有 中文域名:中俄資訊網.com) 備案號:京ICP備19042334 俄聯邦注冊號:C/R—821918152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